玩家调研

百度贴吧

官网论坛

客户服务

客服电话:
暂未开放,敬请期待!

客服邮箱:
igame_kefu@kongzhong.com

健康游戏公告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综合 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 > 新闻

装甲狂飙血战大漠 阿拉曼战役

来源:闪电战3 日期:2015年10月23日

  阿拉曼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战场上,轴心国司令埃尔温·隆美尔所指挥的非洲装甲军团与英国中东战场司令克劳德·奥金莱克所统领之英联邦军队在埃及阿拉曼进行之战役。战役以英军胜利告终,扭转了北非战争的格局,成为法西斯军队在北非覆灭的开端。

  

  战役简介

  阿拉曼战役(ā lā màn zhàn yì),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著名战役。1942年10月23日,在埃及阿拉曼地区,英国第八集团军在蒙哥马利指挥下对隆美尔统率的德、意联军“非洲军团”发起攻击,两军激战十二天,英军获胜,德、意军被迫退到突尼斯边境。

  阿拉曼位于埃及北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地区的主战场。1942年10月底至11月初,英国军队在此给德意法西斯军队以沉重打击,史称阿拉曼战役。这次战役以英军胜利告终,扭转了北非战争的格局,成为法西斯军队在北非覆灭的开端。

  1940年7月,意大利乘英法在西欧失败之机从埃塞俄比亚进犯东非英军。1941年1月,英军对意军发动进攻,收复了东非的失地,并在北非重创意军,俘敌13万。2月,德国隆美尔将军率德国非洲军团进入北非地区增援意大利军队。在德意联军的攻势下,英军开始从利比亚败退。1942年7月,德意联军自利比亚突入埃及,进抵距开罗只有350公里的阿拉曼地区。但由于盟军控制了地中海的制空、制海权,驻北非德军因兵力及装备补给不足而无力继续向前推进,被迫转入战略防御。

  与此同时,英国在美国的支援下不断加强其在北非的军事力量,积极备战。经过周密的准备,英军第8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决定于10月下旬发动代号为“捷足”的反攻,在突破德意军的防御地域后,迅速向西挺进,占领利比亚昔兰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亚全境,配合即将在北非登陆的英美联军,将德意军全部逐出北非。

  1942年10月,德意军队在北非共驻军12个师,10万余人。他们防守在阿拉曼西南从地中海沿岸至卡塔拉盆地之间的地带。而英军此时在北非已拥有11个师和4个独立旅,总兵力达23万。

  10月23日夜,英军向德意军阵地南北两翼发起进攻。25日,英军在战线北部突破敌军防御阵地。28日,英军调集主力在北部战线继续猛攻,迫使南线德军增援。 德军北上增援后,英军立即集中兵力于11月2日凌晨在南线发动代号为“增压”的战斗,攻击德意军结合部,并突破敌方防区,向西挺进。11月4日,隆美尔在战局不利的情况命令向西撤退,4个师的意大利军队随即向英军投降。

  至此,阿拉曼战役以英军的胜利宣告结束。在这场战役中,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英军阵亡将士达7000多人,而德意军伤亡及被俘人数近6万。

  阿拉曼战役是北非战局的转折点。此后,德意法西斯军队开始在北非地区节节败退,直至1943年5月被完全逐出非洲。

  

  战役概况

  阿拉曼位于埃及北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地区的主战场。1942年10月底至11月初,英国军队在此给德意法西斯军队以沉重打击,史称阿拉曼战役。这次战役以英军胜利告终,扭转了北非战争的格局,成为法西斯军队在北非覆灭的开端。

  1940年7月,意大利乘英法在西欧失败之机从埃塞俄比亚进犯东非英军。1941年1月,英军对意军发动进攻,收复了东非的失地,并在北非重创意军,俘敌13万。2月,德国隆美尔将军率德国非洲军团进入北非地区增援意大利军队。在德意联军的攻势下,英军开始从利比亚败退。1942年7月,德意联军自利比亚突入埃及,进抵距开罗只有350公里的阿拉曼地区。但由于盟军控制了地中海的制空、制海权,驻北非德军因兵力及装备补给不足而无力继续向前推进,被迫转入战略防御。

  与此同时,英国在美国的支援下不断加强其在北非的军事力量,积极备战。经过周密的准备,英军第8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决定于10月下旬发动代号为“捷足”的反攻,在突破德意军的防御地域后,迅速向西挺进,占领利比亚昔兰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亚全境,配合即将在北非登陆的英美联军,将德意军全部逐出北非。

  1942年10月,德意军队在北非共驻军12个师,10万余人。他们防守在阿拉曼西南从地中海沿岸至卡塔拉盆地之间的地带。而英军此时在北非已拥有11个师和4个独立旅,总兵力达23万。

  10月23日夜,英军向德意军阵地南北两翼发起进攻。25日,英军在战线北部突破敌军防御阵地。28日,英军调集主力在北部战线继续猛攻,迫使南线德军增援。 德军北上增援后,英军立即集中兵力于11月2日凌晨在南线发动代号为“增压”的战斗,

  攻击德意军结合部,并突破敌方防区,向西挺进。11月4日,隆美尔在战局不利的情况命令向西撤退,4个师的意大利军队随即向英军投降。

  至此,阿拉曼战役以英军的胜利宣告结束。在这场战役中,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英军阵亡将士达7000多人,而德意军伤亡及被俘人数近6万。

  阿拉曼战役是北非战局的转折点。此后,德意法西斯军队开始在北非地区节节败退,直至1943年5月被完全逐出非洲。

  

  战斗经过

  1942年6月,蒙哥马利中将接任英国第8集团军司令后,力主以进攻将德意军队赶出北非。战役发起前,英国第8集团军(19.5万人),在阿拉曼地区由北向南展开,企图以主力在战线北段实施主要突击,首先由第30军突破对方防线,随后由第10军实施纵深突击,歼灭德意军主力于滨海地区;由第13军在战线南段实施辅助突击。德意军(10万余人),企图依托支撑点式环形防御与大面积布雷相结合的坚固防线,阻滞和粉碎英军进攻。

  1942年10月23日夜,英军集中1000门野战炮和中型火炮对阿拉曼地区的德军实施的夜间炮击,是这场沙漠战争中最大规模的炮火准备。这是25磅榴弹炮在实施炮击。

  1942年10月23日夜,英军发起进攻。首先实施炮火准备,随后步兵向敌前沿阵地发起冲击。在主攻方向,第30军右翼澳大利亚第9师和英国第51师、中路新西兰师和南非第1师,起初进展顺利,突破敌前沿后迅速在雷区为后续装甲部队开辟通路;左翼印度第4师遭敌顽强抵抗,进攻受阻。24日凌晨2时,第10军第1、第10装甲师奉命从正在开辟通路的雷区进入战斗,当日仅第1装甲师的个别部队通过雷区。25日凌晨,新西兰师在雷区开辟通路后,向西南方向逼进,遭德国第15装甲师反击。26日,澳大利亚第9师在战线北端攻占德军部分阵地后向海岸推进,威胁德国第164师侧后,并击退德国第15装甲师的反击。在助攻方向,第13军对德军防线南段发起进攻,但为德军的雷区和炮火所阻。24日晨,该军第7装甲师和第44、第50步兵师再次发起攻击,通过第一道雷区后为德军火力所阻。

  

  在阿拉曼战役中,一名盟军军官带领战士向敌军进攻。

  数日激战导致双方损失惨重。26日,隆美尔在判明英军主攻方向之后,开始将第21装甲师调往北线。英军进攻受挫,27日暂停进攻;第7装甲师北调,加强主攻方向实力;第13军其他部队暂取守势,仅以小分队出击和炮火袭击牵制敌人。26日,意大利向非洲运送燃料的油轮全部被英国海、空军击沉,致使德军装甲部队无法组织大规模反击。29日,澳大利亚第9师和英国第9装甲旅向海岸推进,被德军击退。由南线调来的德军主力第21装甲师向北部沿海机动,企图阻滞英军沿公路西进。蒙哥马利据此改变计划,决心对腰子岭以北德军防御薄弱部位实施纵深突破。31日,澳大利亚第9师进抵沿海地区,切断德国第164师退路。德国第21装甲师、第90轻型装甲师组织反击,但没有成效。至此,德意军坦克仅剩200余辆,而英军在战线北段尚有800余辆坦克没有投入战斗。

  1942年11月初,美制M4“谢尔曼”坦克处于准备与德国非洲军接敌的状态。

  11月2日凌晨,英军发起新的进攻。经过炮火准备后,第151、第152步兵旅和第9装甲旅发起冲击,遭到德军顽强抵抗。第1装甲师随即投入战斗,次日夜从德国第15、第21装甲师防线接合部实现突破。4日晨,第10、第7装甲师和印度第4师从突破口向纵深发展进攻。德国第15第21装甲师余部实施反击,但大部坦克遭空袭而被击毁。在沿海地区的德国第164师余部,则被澳大利亚第9师歼灭。隆美尔命令德意军全线撤退。6日,英军因雨停止追击,战役至此结束。

  二次战役

  第一次阿拉曼战役

  随着1942年6月加查拉战役战败后,英国第8军团从迈尔萨·马特鲁撤退到阿拉曼防线。阿拉曼防线是位于埃及北部地中海沿岸的阿拉曼城与南方卡塔腊洼地之间,长40公里。

  7月1日,非洲装甲军团首先发起进攻,但阿拉曼防线没有被攻破,英军阻止了轴心国军之推进。7月2日,隆美尔集中力量在北面进攻,意图攻破阿拉曼防线。奥金莱克在中路实施反击但不成功,在南面对意大利军同时进攻而且比较成功。由于盟军反扑,隆美尔被迫重组部队及转入防御。

  奥金莱克于7月10日再度进攻,攻击北面之艾沙山,俘虏超过一千人,隆美尔企图夺回艾沙山上之阵地但收获甚微。之后,奥金莱克分别于7月14日及7月21日两度进攻中路的鲁维沙特山岭,两次进攻均失败。

  7月27日,奥金莱克分别于艾沙山及米特里亚山岭再度进攻,进攻北面之艾沙山只有轻微损失,但南面进攻米特里亚山岭之行动,因德军地雷区未被清除及德军之抵抗而遭受惨重损失。

  英国第8军团之物资消耗巨大,7月31日,奥金莱克命令转入防御。

  第一次阿拉曼战役是一场消耗战,但隆美尔企图夺取亚历山大港之努力失败。之后,隆美尔于8月份在阿拉姆哈勒法战役中尝试攻破英联邦军队之防缐失败。10月份,第8军团在后任司令伯纳德·劳·蒙哥马利指挥下,在第二次阿拉曼战役中决定性打败轴心国军。

  

  大战前夕各方的部署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北非战场的转折点。

  这次战役从1942年10月23日一直持续到1942年11月3日。在轴心国于第一次阿拉曼战役取得胜利之后。伯纳德·劳·蒙哥马利将军于1942年8月取代了克劳德·奥金莱克,成为了由英联邦士兵组成的英国第八集团军的总指挥官。

  这次战役的胜利扭转了北非战场的形势。盟军在阿拉曼的胜利使纳粹德国占领埃及,控制苏伊士运河和中东油田的希望破灭了。这次战役结束了非洲军团的攻势,此场战役后轴心国于北非战场转入战略撤退运作。

  战役序幕

  1942年7月,包括了非洲军团,意大利与德国的步兵与机械化部队在内的非洲装甲军团,在埃尔温·隆美尔将军的率领下已经深入埃及,威胁着英联邦军队的重要的跨苏伊士运河补给线。在己方的补给线拉得太长且缺乏支援,而盟军的大批援军即将到来的情况下,隆美尔决定向盟军发起进攻,尽管当时他的部队还没有集结完毕。1942年8月30日,进攻阿拉穆·哈尔发的德军被打败,于是非洲军团开始准备迎击蒙哥马利派来反击的部队。经过六个多星期的集结后,第八集团军已经作好了出击的准备。蒙哥马利指挥着200000人和1000辆坦克去攻击非洲军团的100000人和500辆坦克。

  战斗阶段

  10月23日晚上10:00,盟军进攻

  10月24日下午6:00,轴心国装甲部队反击

  10月25日晚上,盟军试图冲破防线

  10月25日下午,轴心国军反攻,却被澳大利亚第9旅袭击

  10月25日晚上10:30至26日凌晨3:00,盟军从三个方向进攻

  阿拉曼战役一般被分为5个阶段,包括闯入(10月23日-24日),分散(24日-25日),反击(26日-28日),增压行动(11月1日-2日)和突破(3日-7日)。10月29日-30日之间的僵持状态没有名字。

  闯入

  在一个平静而晴朗的月圆之夜,“轻足行动”以882门炮连续五个半小时的炮击拉开了序幕,在炮击结束后每门炮都已经发射了大约600发炮弹。在那段时间里,一共有125吨炮弹落到了敌人阵地上。关于这次炮击有这样一种传说,就是说盟军炮手的耳朵在炮击时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中流出了血。

  “轻足行动”这个名字是有来源的。首先出击的是步兵,他们不会触发反坦克地雷,因为他们的重量太轻了(所以整个计划叫做轻足行动)。在步兵向前推进的同时,工兵会为随后的装甲部队开辟一条安全通道。这条通道会有24英尺宽,刚刚好能让坦克以一路纵队前进。工兵需要在“恶魔的花园”(轴心国布设的反坦克地雷的外号)中开辟一条5英里长的通道。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而且由于轴心国雷场的面积很大,这个任务实际上失败了。

  英国第13军团会在南方进行佯攻,它会与德国第21装甲师和意大利阿利埃特装甲师交火,与此同时,北部的英国第30军团会在德军雷场中为英国第10军团的装甲师开辟道路。

  在晚上10点,第30军团的步兵开始推进。他们的目标是一条假想线,德军在这条线上投入了最多的部队。当步兵前进到第一片雷场时,工兵开始为装甲部队开辟通道。第二天凌晨2点,第一批500辆坦克开始推进。凌晨4点,领头的坦克已经进入雷场,它们卷起了太多尘土以至于在那里根本就没有能见度,堵塞的情况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

  

  澳大利亚士兵“发动进攻”,实际上是由英国陆军摄影师Len Chetwyn中士导演的。摄于1942年10月24日

  盟军推进

  分散10月24日早晨对于德军指挥部来说是一场灾难。盟军的炮击切断了轴心国军队的通讯,更糟的是,在隆美尔回德国休假期间指挥德军的格奥尔格·施登姆将军因心脏病突发去世。暂时接替指挥的是里特·冯·托马将军。

  与此同时,第30军只清空了第一片雷场,这还不能保证第10军团能够安全通过,所以在这一整天里,盟军使用了沙漠空军来攻击轴心国军队,那天共出动了1000多架次。

  就在日出之后,德军装甲部队开始攻击英军第51师。到了下午4点时,进展仍然很小。傍晚,德国第15装甲师和意大利里特瑞奥装甲师从基德尼山脊出发去迎击澳大利亚装甲部队,阿拉曼战役中的第一次坦克会战就此开始。双方一共投入了100多辆坦克,到了晚上一共有半数坦克被击毁,而双方仍在僵持。

  就在澳大利亚军队与德军装甲部队战斗时,他们左边的英军第51师正在阿拉曼战役中的第一次坦克与步兵之间的战斗中抵抗着德军装甲部队的进攻。这场战斗持续了两天,英军付出了极大伤亡,但是他们最终夺取了基德尼山脊。

  D+2日:1942年10月25日,星期日

  最初的推进结束于星期日。双方都已经持续战斗了两天。盟军已经穿越了西部的雷场,准备发动一次突袭。他们现在已经推进到了东南方的米特里亚山脊,但是轴心国士兵也被事先挖的战壕保护了起来,战斗进入了僵持阶段。因此,蒙哥马利将军命令部队结束在南部的战斗,撤出米特里亚山脊并向北移动。在此之后整个战役会集中在基德尼山脊和泰尔阿尔-艾萨,一直到僵局被打破。接下来的七天是非常可怕的。

  在清早时分,德军第15装甲师和意军里特瑞奥装甲师发动了一系列的进攻。非洲军团竭尽全力寻找敌人的薄弱环节,但是一无所获。在日落时盟军的步兵开始进攻。午夜时分,英军第51师发动了三次进攻,但是没人知道战斗发生的具体地点。接着,轴心国军队对英军大屠杀开始了,英军损失了500多名士兵,而且只剩下了一个指挥官。

  就在第51师于基德尼山脊战斗时,澳大利亚军队正在进攻“第29点”。这是位于泰尔阿尔-艾萨西南部一座20英尺高的小山,德军在这里拥有一个观察哨所。这个地方在当天早晨被蒙哥马利确定为重点攻击对象,随后发生在这里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状态。澳大利亚第26旅于午夜发起进攻。空军的飞机扔下了115吨炸弹,随后盟军占领了这个小山并抓获了240名俘虏。接下来的一星期里战斗仍然在进行,因为德军想要夺回这个对他们的防线来说至关重要的小山。

  德军反击

  D+3日:1942年10月26日,星期一隆美尔于25日夜回到了北非,他在到达后立即开始评估战役形势。

  他发现意军的特兰托师损失了一半步兵,第164轻装师损失了两个营,其他大部分部队也经过了高强度的战斗,所有人都只剩下了一半口粮,一大群士兵生了病,而且整个轴心国部队剩余的油料储备仅够用三天。

  盟军的进攻被德军抵挡住了。丘吉尔抱怨说:“我们真的不可能找到一个能打胜仗的将军吗?”德军在下午3点于泰尔阿尔-艾萨附近向“第29点”发起了反击。隆美尔下定决心要夺回它,他命令所有位于基德尼山脊周边的坦克全部移动到战场周围。空中和地面的部队在德军第21装甲师与意军阿利埃特装甲师沿着拉赫曼小道从南方推进时开始进入战场。这被证明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英军一直坚守着阵地,而隆美尔的部队因油料缺乏而无法撤退,因此他们只能滞留在一片开阔地上,任由盟军飞机处置。

  但是在基德尼,英军却没能打败那些坦克被调到泰尔阿尔-艾萨之后仍留在这里的德军。他们的每次进攻都被反坦克炮击退了。

  对于英军的一个好消息是,英国皇家空军第42/47中队的蒲福式鱼雷轰炸机在图卜鲁格击沉了“Proserpina”号油船,这是隆美尔的部队得到补给的最后希望。

  D+4日:1942年10月27日,星期二

  现在,整个战役都在围绕泰尔阿尔-阿恰其尔和基德尼山脊进行着。英军第1装甲师步枪团第2营正位于基德尼西南方一个代号为“狙击”的地点。守卫“狙击”的战斗是阿拉曼战役中的一个传奇故事。菲力普在他那本名为《阿拉曼》的书中写道:

  “炽热的沙漠在抖动着。士兵们躲在战壕中,从他们满是尘土的脸上流下来的汗汇成了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一群群苍蝇像乌云一样盘旋在尸体与粪堆上空,折磨着伤员。战场上布满了燃烧着的坦克与运兵车,还有损坏的枪炮与车辆。当枪炮中的高爆炸药爆炸时,烟雾与尘土便向四处飘散。”

  迫击炮与榴弹炮的炮弹呼啸了一整天。大约在下午4点时,英军坦克误击了自己的友军,造成了重大伤亡。下午5点,隆美尔命令德军与意军坦克向“狙击”发起进攻。在只有四门反坦克炮可用的情况下,步枪团击毁了来犯的德军第21装甲师40辆坦克中的37辆。其余三辆撤退了,但是德军又发起了新一波攻击。这回他们被打得只剩下了9辆坦克。步枪团现在只剩三门反坦克炮,每门炮只剩3发炮弹,但是德军放弃了进攻。

  D+5-6日:1942年10月28日-29日,星期三,星期四

  澳大利亚第9师一直在向泰尔阿尔-艾萨西北推进,他们的目标是推进到铁路南方的一处名为“汤普森的岗哨”的敌军据点并突破敌军防线推进到沿海公路。在那天结束时,英军还有800辆坦克,轴心国还有148辆德国坦克及187辆意大利坦克。得知了“路易西亚诺”号油轮在图卜鲁格外沉没的消息后,隆美尔对他的下级军官们说“对我们来说撤退是很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油料。现在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在阿拉曼战斗到底。”

  D+7-9日:1942年10月30日-11月1日,星期五—星期日

  10月30号的夜晚,之前计划中的战斗仍在继续,澳大利亚第9师仍在进攻。那一晚是他们突破敌军防线的第三次尝试,最终他们到达了沿海公路。在31号,隆美尔命令向已被盟军占领的“汤普森的岗哨”发动四次报复性进攻。战斗异常激烈,还经常出现短兵相接的情况,但是即使这样,轴心国也没能夺回任何土地。在11月1日,隆美尔又尝试着将澳大利亚军队赶走,但是激烈的战斗给他的部队带来的只有人员和武器装备的损失。现在对于隆美尔来说失败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他开始计划撤退,并且随大部队撤到了富卡,一个在原地点以西几英里外的地方。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这个时候,1200吨油料被送到了隆美尔那里,但是再想反击已经为时太晚,这些油料只能被白白烧掉。

  

  增压行动

  这一阶段的战役开始于11月2日凌晨1点,目标为消灭敌军装甲部队,迫使敌人在开阔地上作战,消耗轴心国军队的油料储备,切断敌军补给路线,最终瓦解敌军。增压行动是战役开始以来最紧张,最血腥的阶段。这个行动的目标为攻占泰尔阿尔-阿恰齐尔,轴心国最后一道防线。 这次进攻以空军连续7小时对泰尔阿尔-阿恰齐尔和希迪阿巴德阿尔-拉赫曼的轰炸拉开了序幕,在此之后是360门炮连续4个半小时的炮轰,它们一共打出了15000发炮弹。增压行动最初的攻击任务落到了新西兰军队身上(尽管用于进攻的步兵是英军步兵师中的两个旅,而用于进攻的装甲部队为新西兰师中的英军第9装甲旅)。新西兰军队的指挥官弗雷伯格本不想让他的部队执行这个任务,因为他的部队已经精疲力竭了,但是上级没有答应,于是在这个11月中的寒冷夜晚,新西兰军队出发了。

  步兵们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但是就像战役第一天的“轻足行动”一样,直到第二天早晨,工兵才在雷场中开辟了安全通道。因此第9装甲旅无法借着夜色掩护去攻击敌军。在11月2日破晓时分,德国88毫米炮击中了一辆又一辆的英军坦克。第9旅没能完成他们的任务。实际上,他们有75%的人员伤亡,并且在128辆坦克中有102辆被击毁。但是,他们在敌军防线中打开了一个缺口,因此现在第10军团中由雷蒙德·布里格斯率领的英军第1装甲师可以开始与敌人战斗了。在正午时分,120辆意大利和德国坦克开始出发,它们的目标是打赢阿拉曼战役中规模最大,最关键,也是最后的一场坦克大战:阿恰齐尔山脊之战。这场战斗持续了一整天。

  “沙漠在热浪中抖动。它只能被看作一个被高爆炸药爆炸时产生的尘土笼罩的地方,一个被燃烧着的坦克和卡车产生的烟弄得很昏暗的地方,一个被无数枪支的火光照亮的地方,一个红色,绿色和白色曳光弹满天飞的地方,一个在轰炸中震颤的地方,和一个被双方的炮火弄得震耳欲聋的地方。”

  这次坦克大战的结果被后人称作“彻底击败了德国坦克”。尽管双方损失了大约同样多的坦克,但是这个数量对于英军来说只是一小部分,对于隆美尔来说则几乎是全军覆没。

  隆美尔将在南方的意军阿利埃特装甲师调到了泰尔阿尔-阿恰齐尔来协助德军进行最后的防御。在当天夜晚,轴心国部队只剩下32辆坦克还在前线。就在非洲军团于阿恰齐尔作最后的斗争时,隆美尔开始向富卡撤退了。

  盟军突破

  第5阶段:突破

  隆美尔向希特勒发送电报说他的部队现在不堪一击,现在正在准备撤退,但是希特勒告诉他让他再多坚持一下。冯·托马告诉隆美尔说:“我现在就在战场周边。第15装甲师只剩10辆坦克,第21装甲师剩下14辆,里特瑞奥装甲师还有17辆。”隆美尔给他看了希特勒的电报,于是他留了下来,继续指挥非洲军团。 冯·托马与他那几乎被全数歼灭的第15和第21装甲师并肩作战,他们迎击的是英军150辆坦克。他坐在指挥坦克中亲临指挥,一直到最后一辆坦克被摧毁。最后,冯·托马独自一人站立在他自己那辆燃烧着的坦克旁边,那个地方后来被称为“德国坦克坟场”。

  轴心国剩余的军队仍然在战斗。他们的防线已经被撕开了一个12英里宽的缺口。“如果我们还停留在这里的话,我的部队连三天也坚持不了……如果我执行元首的命令,那么我的部队可能拒绝服从我……我的部队是第一位的!”隆美尔违背希特勒的指示,最终命令部队大规模地撤退。

  D+12日,1942年11月4日

  11月4日,战役中最后的战斗开始了。英军第1,第7及第10装甲师穿越了德军防线,正在开阔的沙漠地区行驶着。盟军获得了胜利。轴心国部队正在撤退。这一天,意军的阿利埃特装甲师,里特瑞奥装甲师和特利埃斯特摩托化师全军覆没。

  在这次战役中,隆美尔损失了12000人和350辆坦克,他的部队只剩下80辆坦克可以用。盟军的损失也很惨重:有23500人伤亡或失踪,这是第八军团步兵人数的四分之一。当道格拉斯·温伯利将军向第9装甲旅的约翰·居里询问哪些是他剩余的部队,他指着12辆坦克说:“他们是我剩余的装甲部队。”温伯利将军说:“不许再这样了。”

  

  阿拉曼战役中的隆美尔将军(左)

  厮杀对决

  神差鬼使,临危受命

  1942年6月,“沙漠之狐”隆美尔遵照德国元首希特勒的命令,对驻守北非的英军发起了猛烈进攻。英国将军奥金莱克率领的英国第8军团节节败退。7月初,德军已逼近距亚历山大港仅160公里的阿拉曼防线。英国首相丘吉尔坐不住了。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德军突破阿拉曼防线,冲入埃及,占据苏伊士运河,意大利和德国的舰艇就可以自由出入红海,进而控制南非战线,渗入到印度洋。这样一来,纳粹德国与日本会师的计划将会成为现实。所以,丘吉尔命令奥金莱克必须死守阿拉曼防线。可是,这位被隆美尔打怕了的英国将军已经丧失了在军中的威望。英军中弥漫着一种可怕的恐慌情绪,根本无法抵挡德军的进攻。

  无奈,丘吉尔只好决定任命新的北非英军指挥官,希望以此重振士气。8月4 日,他不顾被敌机击落的危险,亲自飞抵开罗,并立即召开高级军事会议解除了奥金莱克的指挥权,同时下令由战功卓著的戈特将军接任第8军团司令。戈特临危受命,雄心勃勃赶赴北非战线。不幸的是,在飞赴开罗途中,戈特座机遭到敌机拦截,折戟地中海,机毁人亡。丘吉尔不得不重新选择一位能够与隆美尔抗衡的指挥官。为此,丘吉尔伤透了脑筋,因为他深知隆美尔是怎样一个对手,如果选择失当,北非英军将会全军覆没。经过反复权衡,丘吉尔的目光投向了在一战中开始崭露头角的陆军中将蒙哥马利。就这样,由于戈特意外丧命,蒙哥马利被任命为阿拉曼战役的指挥官。正是凭借此战,蒙哥马利开始了他最为辉煌的军事生涯。

  鼓舞士气,打击对手

  8月15日拂晓前,踌躇满志的蒙哥马利来到了阿拉曼前线,但混乱的部队和低落的士气使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担负的是一副什么样的重担。不过,蒙哥马利并没有气馁。他决心首先鼓舞部队的斗志。当晚,他召集英军高级军官和作战参谋训话:“我不喜欢这儿的气氛。这是一种怀疑的气氛,是对击败隆美尔失去信心的气氛……我决不后退。我将在此战斗。我打算在阿拉曼献身。”蒙哥马利的话传开后,英军将士的悲观情绪开始好转。紧接着,蒙哥马利又深入到部队,利用他出众的口才,站在吉普车或坦克顶上演讲大英帝国的光荣历史,宣扬皇家军人的献身精神,表示要与隆美尔决一死战。在他的精神鼓舞下,英军士气迅速好转。但隆美尔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英军正在发生的变化,他指望一鼓作气突破阿拉曼防线。

  8月31日,隆美尔调集200辆坦克,向阿拉姆哈勒法一带的英军防线发动猛烈攻击。殊不知,蒙哥马利早已料定隆美尔将会在这里发动进攻,并作好了充分的迎战准备。等到德军坦克攻上来后,蒙哥马利组织英国皇家空军对这些坦克展开狂轰滥炸。看见敌军坦克一辆辆被炸毁,战壕里的英军士兵信心大增,终于以密集的火力成功击退了德军狂涛般的进攻。经过一周鏖战,德军伤亡惨重。隆美尔被迫停止进攻。这对骄横的“沙漠之狐”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感到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对手,不得不对蒙哥马利另眼相看。

  欺骗“演出”,形势僵持

  尽管德军被迫停止进攻,但要彻底击败富有沙漠作战经验的隆美尔,对蒙哥马利来说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他认真研究隆美尔的作战特点,发现隆美尔把德军的装甲力量几乎全部集中到了北面通道的正面。针对敌人的兵力部署,蒙哥马利制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行动计划:在南面实施佯攻,在北面实施主攻,争取一举歼灭德军主力。为了能让精明的隆美尔相信英军要从南面发动进攻,蒙哥马利组织了一支专门用来欺骗的A部队,其成员有银行家、药剂师、魔术师、剧作家、艺术家、情报人员和大学讲师。尽管这支部队人员构成复杂,但却具有惊人的伪装欺骗能力。A部队在南面制作了大量的模拟坦克、火炮和军用物资,故意暴露给德军的情报人员侦察和拍照。为了让“演出”更逼真,A部队铺设了一条长达30公里的模拟输油管,还专门修筑了一条与输油管平行的模拟铁路,并在沿途建立了供水站。尽管隆美尔已经预料到英军极有可能从北面发起进攻,但接到情报人员的汇报后,他不得不更加关注南面的动向,始终不敢下定决心把兵力集中到北面的对决中,这样一来,就落入了蒙哥马利设下的圈套,使英军在兵力特别是坦克数量对比上,占到绝对优势。

  10月23日晚,蒙哥马利下令英军从南北两面同时发起猛烈进攻。北面英军凭借优势兵力很快打开了一个缺口,并乘胜进攻。惊惶失措的德军前线代理总司令乔治·施登姆差点被英军擒获,在逃跑途中心脏病发作身亡。10月25日,正在德国休假的隆美尔接到报告后火速返回阿拉曼前线,并立即组织兵力全力防守。但看到本就不多的德军坦克一辆辆少下去,德军士气又严重受挫,隆美尔似乎已经感到了失败的命运。不过,“沙漠之狐”是不会轻易认输的。他孤注一掷,调集一部分南面部队投入到北面。战场形势一时僵持下来。

  

  阿拉曼战役中的蒙哥马利将军

  坦克大战,一决雌雄

  看到战局一时僵持不下,蒙哥马利果断采取了新的作战行动。10月30日,英军从已经打开的缺口沿海向北发起进攻,一直打到地中海边。此时,德军只剩下 90辆坦克,而英军还有800多辆坦克。隆美尔已经没有实力同蒙哥马利拼消耗,只能把有限的力量集中到北面,企图死守。当德军全力照顾北面的时候,蒙哥马利又在南面发起了攻击。隆美尔顿时陷入首尾难顾的窘境。面对日益恶化的战场局势,隆美尔决定殊死一搏。11月1日,隆美尔集中了所剩不多的坦克和装甲车,向英军发起了疯狂的反扑,引发了阿拉曼战役中最为残酷的一场沙漠坦克大战。聪明的蒙哥马利急调英国皇家空军助战,给德军以沉重杀伤,打退了德军的反扑。为了不给隆美尔喘息之机,11月2日,蒙哥马利组织指挥120多辆坦克,对德军的最后一道反坦克阵地发动猛烈进攻。在损失114辆坦克后,英军终于将德军的反坦克阵地彻底摧毁。这样一来,英军就为发动全面进攻开辟了通道。经此一搏,隆美尔只剩下30辆坦克了,而蒙哥马利手上却仍握有600辆坦克的强大攻击力量。隆美尔彻底失望了,他在写给妻子露西的信中写道:“形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敌军以强大的兵力正一步步粉碎着我们的阵地。这意味着我们末日的来临。”为避免全军覆没,隆美尔决定将残兵败将撤退至阿拉曼以西96公里的富卡防线。

  就在隆美尔开始策划后撤的时候,11月3日,他接到了希特勒要他不惜一切代价死守、绝不能后退的命令。为避免受到希特勒的严厉制裁,隆美尔只好暂时放弃了后撤计划,传达命令坚守阿拉曼,指望能够出现奇迹。

   

  英国第8军团司令伯纳德-蒙哥马利中将

  大获全胜,钟声敲响

  不过,隆美尔很快就失望了。就在他的命令传达不久,就有报告说,非洲军司令冯·托马将军正率领部队向西撤退。隆美尔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吱声。依着他的脾气,以前是无论如何不会放过这种公然抗命的行为的,但这次他默认了。11月4日,英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纵深推进了8公里,控制了整个阿拉曼北部地区,眼看就要完成对德军的包围。犹豫不决的隆美尔再也顾不上元首的命令了,终于下定决心撤退。为了尽可能隐瞒这次撤退行动,隆美尔在当时发给罗马的电报中,只字未敢提及。接到撤退命令后,早就想逃命的德国官兵争先恐后挤进各种运输车辆,向西逃窜。蒙哥马利指挥英军一路穷追猛打,给德军重大打击。由于担心隆美尔惯用的“回马枪”,蒙哥马利行动十分谨慎,最终非常可惜,没能完成对德军的包围。11月6日,天降大雨,道路泥泞不堪,英军大量坦克和装甲车顿时陷入泥潭。隆美尔见状命令德军扔掉武器装备,得以轻装逃脱。11月7日,蒙哥马利下令停止追击。至此,阿拉曼战役以英国的最后胜利而告终。

  消息传到伦敦,举国欢腾。首相丘吉尔为自己当初选择了蒙哥马利而骄傲不已。他下令敲响了自德国袭击英国以来从未敲响的教堂钟声,让全英国人都记住这个伟大的日子。

  战斗结果

  1942年11月7日,蒙哥马利下令停止追击,阿拉曼战役宣告结束,英军取得了胜利。德军4个精锐师、8个意军师被歼,伤亡2万,被俘3万,损失坦克450辆、大炮数千门。英军也付出沉重代价,伤亡1.35万,损失坦克500辆、大炮400门。此次战役,英军以其海空优势,封锁和破坏对方后勤补给线,使德军难于在沙漠地区机动兵力和持久作战。英军根据地形、敌情、及时改变部署,集中优势兵力,实施正面进攻,以德意步兵阵地和有生力量为打击重点,使德军坦克部队因缺乏步兵支援难以固守阵地只得退却。德军则利用沙漠草原地带布雷迅速的特点,广泛设置雷区,依托高地进行防守,以近战火力重创英军(杀伤英军1.3万人,击毁坦克500辆),对阻止英军集群坦克进攻起了很大作用。但由于德意联军兵力、兵器、油料、弹药、粮食和饮水都得不到补充,终于被英军击败。

  阿拉曼战役,英军歼敌5.5万人,击毁坦克装甲车350辆。但因英军冲击不果敢,行动迟缓,未能全歼德意联军。尽管如此,此役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非洲战场的转折点,使北非战场出现了有利于盟军的态势。从此,战争主动权落入英军手中。

  

  德军指挥官隆美尔元帅在前线视察

  战役分析

  蒙哥马利将这次战役看作是一场消耗战,就像在一战时一样。他也准确地预测了战役的持续时间及盟军损失。英联邦军队将炮火支援运用地很完美,但是他们的装甲部队却还应用着骑兵战术,这使大批坦克在步兵伴随和空中支援不足的情况下在开阔地上向敌人发起猛攻,造成了重大伤亡。英联邦军队只是有限度地利用了空中支援,但是与之相比,德国空军与意大利空军却几乎根本没有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援,他们的精力都集中在了空战上。

  盟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阿拉曼战役是盟军打赢的第一次大型战役。温斯顿·丘吉尔在1942年11月10日发表了他对这场战役的著名评论:“这场战役不是战争的结束,甚至不是战争开始时期的结束,而可能是战争结束时期的开始。”这是蒙哥马利最光荣的成就,他被授予爵位时获得了“阿拉曼的蒙哥马利子爵”的称号。

  隆美尔一路撤到了突尼斯高地,在那里,他的部队补充了人员和装备。这些支援如果在阿拉曼战役中被送到的话将会是非常有用的。隆美尔现在面临着两线作战的局面,英联邦军队从东边追击他的部队,美军在西边一步步逼近。以一场小战役来战胜轴心国部队的想法由于没有经验的美军在卡瑟琳小道之战中犯下的错误而被放弃。这个错误使突尼斯战役成为了一场漫长且艰难的战斗。

  重要性

  直到突尼斯战役之后,隆美尔才失去了在北非战场取胜的全部希望。即使这样,阿拉曼战役还是盟军的辉煌胜利,也是一次决定性的战役。到了1943年,所有轴心国部队均被逐出了非洲战场,盟军也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地中海。

  战役影响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北非战场的转折点。这次战役从1942年10月23日一直持续到1942年11月3日。在轴心国于第一次阿拉曼战役取得胜利之后。伯纳德·劳·蒙哥马利将军于1942年8月取代了克劳德·奥金莱克,成为了由英联邦士兵组成的英国第八集团军的总指挥官。这次战役的胜利扭转了北非战场的形势。盟军在阿拉曼的胜利使纳粹德国占领埃及,控制苏伊士运河和中东油田的希望破灭了。这次战役结束了非洲军团的攻势,此场战役后轴心国于北非战场转入战略撤退运作。

  

  阿拉曼公墓坐落在阿拉曼村的二战战场原址上,是阿拉曼战役中牺牲的盟军士兵的墓地。公墓旁有阿拉曼战役陈列馆

  战役启示

  阿拉曼战役。整整60年过去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曾经参加过阿拉曼战役的老兵们,却忘不了这块伤心之地,这是因为盟军方面有7000多名将士长眠于此。前一段时间,上万名二战时期的老兵来到这里,参加由英国和英联邦其它国家举行的阿拉曼战役60周年纪念活动。

  1942年10月23日,由英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率领的盟军向德国隆美尔率领的德意联军非洲军团发起了进攻。经过12天的激烈厮杀,盟军终于在11月4日胜利地结束了整个战役。战役的胜利保证了盟军从中东通往苏伊士运河这条供应线的畅通,在士气上对盟军的意义更是非同小可。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评价说:“在阿拉曼战役前,我们从未打赢过一仗;但在阿拉曼战役后,我们所向无敌。”

  阿拉曼位于埃及西北部,尽管它只是一个小镇,却因阿拉曼战役名声大噪。交战各国都在这里建有阵亡将士公墓。“对于世界,你只是一名普通士兵;对于家庭,你却是我的全部。”这句雕刻在一块墓碑上的话语似乎告诉人们,一位母亲在埋葬牺牲的儿子的同时,也埋葬了她的全部希望与欢乐。

  记者10年前在埃及工作期间曾经参加过阿拉曼战役50周年的纪念活动。当时记者除了被战役进行得如此惨烈而震惊外,也为当年的交战双方早已化干戈为玉帛而感叹。在那次纪念仪式上,原先敌对双方的后人相互间早已不存敌意,他们共同进行着纪念先人的仪式。交战双方可以握手言和,但它留给阿拉曼的灾难却至今仍未全部清除。埃及西北部哈马姆、阿拉曼到马特鲁这一大片地中海沿岸地区,本是地理条件较好、水资源相对较充足的地方,完全可以开发旅游和农业等项目。但事实上这里的经济开发相当有限,其原因就是二战遗留的地雷为数众多。从阿拉曼往西与利比亚交界的40多公里地中海沿岸地区,总共埋有约1750万颗地雷。德意军队撤退时为了避免盟军跟踪追击,在那里埋下了大批地雷,当时的阿拉曼地区便有“魔鬼公园”之称。

  当然,这些幸存的二战老兵们来到阿拉曼,并不仅仅是为了寄托哀思。阿拉曼似乎在提醒人们,尽管当今世界的战争尤其是局部战争从未停止,但尽一切努力阻止和避免战争的爆发,却早已成为绝大多数国家的共识。愿人们永远记住阿拉曼战役给交战方以及埃及所带来的深重苦难。